“这儿子我们不要了” 父母拒帮还债断关系

admin 2天前 快讯 5 0

19岁青年欠下大耳窿,父母2年来已替他还逾14万令吉,刚准备还清最后一笔债时又来新债,终父母决意与儿子脱离关系。

郭志坚(57岁,电线技工)和妻子刘凤兰(53岁,小贩)于周三在峇甲亚兰州议员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指出,幼子郭伟骏的行为太令夫妇两人失望,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帮儿子解决债务,但他却从来不珍惜。

“这个儿子我们不要了,我们不再妥协,不会继续为他还债。”

她指出,儿子在中三之后辍学,2018年在本地一家电话店工作,数个月后,他们接到大耳窿来电追债。



郭志坚(左2)和刘凤兰(左3)在黄钲源(左1)及罗玮家(右1)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宣布与儿子脱离关系。

她说,因数额不大就帮他还了,当时他还说会悔改不会再欠债,之后又来一笔3万令吉的债务,儿子却说是之前的债务,因数额过高害怕他们无法接受,就隐瞒了下来。

“我们清还这笔债后就要求儿子离开手机店,留在家没工作也没关系,儿子在家呆一个月后说想到新加坡做工,我们考虑让他去外地后,可以跟现在的朋友切断联系,就让他去。”

她透露,不料儿子抵达柔佛后,就被告知未满18岁无法到新加坡,因此暂时留在新山手机店工作。

“但有一天我们再次接到大耳窿追债来电,我们就赶到新山去帮他解决,也把他带回双溪大年。”

她说,儿子再次被接回家,之后被安排到附近工厂上班,数月来都相安无事,但夫妇年初出国旅游后回来,儿子突然停工,在行管令前一周,儿子突离家出走,之后才透过他人传讯,说已在槟城电话店工作要展开新生活。

“今年5月,我们又接到追债电话,之后我就前往槟城儿子工作的宿舍与大耳窿当面谈判,对方一开始就开口要10万令吉,最后谈妥还3万令吉,分3期摊还,但大耳窿从一开始10万令吉,但条件是要带回儿子。”

她指出,不料,在要还最后一期债的前几天,又接到儿子老板电话,说儿子失踪,还偷走手机及金钱,并且要求为儿子多还逾2万令吉。

“这次我们真的要放手了,连最后一期的6500令吉也不还了,就算找回儿子送我们,我们也不要了。”

住家接追债书2度报案

住家接到追债书,夫妇2度报案。

刘凤兰说,在今年9月夫妇已经2度报案,其中一个就是针对在住家信箱收到“追债通知书”。

“有关通知书是在儿子被通知失踪的隔天,内容是说追债行动升级,3天内不还钱就泼漆。”

【新冠肺炎】体育馆日聚400人 羽总喊停自由人合练

由于面对国内新一波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大马羽总采取更严谨的防疫措施下,致使于大马羽球学院由国羽队与自由人球员联合展开的训练也被逼暂停,直至10月24日为止。 大马羽总秘书拿督吴志强表示,正因青年球员也加入训练,体育馆里每天平均有约300至400人之间,因此他们被逼采取更严谨的防疫措施。如果情况有好转的话,他们将会重新检讨。 “目前来说,这严厉的标准作业程序会持续至10月24日为止。”他说,“所以这时候,自由人球员暂时不能和我们一起训练。” 转载说明: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犯你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邮箱,本站24小时内将予删除。

Allbet Gaming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这儿子我们不要了” 父母拒帮还债断关系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710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1442
  • 评论总数:205
  • 浏览总数:4532